江西快3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江西快3平台 >>职工原创
我和她
作 者:贾雪娟
来 源:保沧公司
添加时间:2019-09-06

        我和她,很熟。

        我忘了我们相识于哪天,我只知道她过了多少个生日我们就相识了多少年。她比我大了将近一岁。

        我和她,好像从不记事儿起就在一起,兜兜转转30几年,谁也没有丢了谁。

        我们很要好,有些方面可能比亲姐妹还好,相处方式便是习惯了斗嘴。

        我和她,很有缘。

        我们性格不同,她尖锐沉闷,我温婉开朗。

        我们不默契,彼此喜欢的东西不同。

        我们不和谐,她讽刺我,我贬低她。

        但是,我们真的很相爱,她爱我,我爱她。

        我们对于彼此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我甚至有点无法用文字来描述。

        这么多年了,我们之间有太多共同的回忆,虽然没有一起经历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有很多很多的遗憾,但成长之路上彼此的角色不可替代。

        她总是喜欢玩弄我的头发,经常给我扎各种各样见不得人的小辫,我每次都反抗,每次都妥协。

        我有时候总是抄她的作业,考试也一起作弊,每每想来都是甜蜜。

        她也总喜欢嘲笑我的小粗腿、大脚板。

        我就调侃她小个子、小眼睛。

        我不会喝酒,她经常逼迫我。

        我们从来不生气。是大度,是原谅,是包容?都不是,是珍惜,真的没有什么值得生气。

        我们可以很久很久都不联系,久到有瞬间的遗忘。但是见面从来也不会尴尬,我们熟悉的已经不在乎时间和距离。

        我们一般不探讨人生,不评论爱情,我们喜欢说家长里短。我们经常会像两个中年妇女一样絮絮叨叨,很自然。

        偶尔,我也会劝她,别总挑挑拣拣了,毕竟年纪越来也大,也怕她嫁不出去,她总是遮遮掩掩稀里糊涂的搪塞。

        她不知道那天凌晨三点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告诉她那个冷冰冰的消息。事后她告诉我,她不能安慰我,不能拥抱我,不能陪着我,充满了那么的无可奈何和力不从心。我们从来不谈论这件事,她甚至都无法想象当天的情形是什么样的。但她看到我后来依旧温暖快乐,便彻底心安。

        那一年,我结婚。和她最亲密的另外一个朋友同一天。告诉她婚期的那天,我们都哭了。她那么不知所措。考虑再三后她说:我谁都不送,谁那也不去,我不能厚此薄彼。

        今年,她结婚,我是她的伴娘。她的幸福,有我的祝福。我的幸福,有她的期待。看着她一路以来的艰难,终归是走向幸福,我欣慰。想着她曾经承受的挣扎,我心疼。

        我放下工作赶去参加她的婚礼,她用家乡话,带点嬉皮笑脸,带点小尴尬的对我说:“俺可感动哩!”好笑又很温情。我不说话,我做这些从来不是要她感动。

        她说:你结婚,我没去很遗憾,我没有亲手为你包上象征着富足的五谷杂粮,没有亲手把你的新衣服包进包袱,没有亲手为你戴上头上的鲜花,没有亲手给你穿上新的红袜子,但我相信你能感受到我满满的祝福,我们一定都要幸福。

        那天,我跟在她的婚车后,看着她一路幸福。当我坐在离她最近的位置,看着她挽着爱人的手走上舞台,我哭了。

        婚礼结束了,我魂不守舍的回到工作的地方,这一路,想得太多,除了感慨和祝福,这其中的期待、心疼,让我如何承受。那天,我累极了,但我心甘情愿。

        我说:每年生日你都是第一个祝福我。

        她说:那当然,咱们什么关系。

        她说:我过生日了,你过来玩吧。

        我说:不了,不合适,你现在是有主的人了。

        她说:他没事,你哪那么多讲究,你来。

        我说:不。

        是啊,我们是什么关系,是从发小、是闺蜜、是至交。

        我说的前言不搭后语,我们的故事只有我们能懂。


(点击数:241)
上一篇:信任
下一篇:随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